飞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啸江湖 > 正文 第156章 魂归故里
    ---无广告小说---
    江海玉告诉自己不能夸下去,自己的血海深仇要自己去报,大哥要自己去照顾,儿子要夺回来。
    这一切一切自己觉不能倒下去,江海玉到现在也没有了泪水,现在正是夏天,在不处理父亲的后事就会腐烂。
    江海玉道:“周大哥,段大哥,去准备马车,把我父亲的尸体运到麒麟山杏林村。”
    张朔飞飞鸽传书,把天地玄黄,肖龙,闫建宝叫来,沿路保护。
    来到麒麟山下,马车不能上去,众人抬着棺椁向山上去。
    江海玉拉着江海峰的手向前走。
    张朔飞停在山下,等众人离远,喝道:“出来吧。”
    陈玉在石后走出来,冷声道:“这个时候应该是我陪在她身边。”
    张朔飞冷笑道:“如果江海玉现在看到你,他会不会一死相拼?”
    陈玉道:“根本不是我做的。”
    张朔飞道:“你认为玉儿会相信吗,全教灭亡,就你儿子平安无事,你有什么可狡辩的。”
    陈玉道:“张朔飞你便可趁机而入,真是卑鄙无耻。”
    张朔飞一笑道:“我们两情相悦,玉儿真是温柔可爱,在床上我们激情澎湃。”
    陈玉怒道:“姓张的你。”
    张朔飞为了让陈玉相信自己和江海玉有肌肤之亲,得意的道:“玉儿胸前的黑痣,真是胸怀大志的女子。”
    陈玉这次彻底相信,江海玉最隐秘的地方,张朔飞都知道,看来他们已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吼道:“姓张的你去死吧。”
    江海峰走到一半道:“我不走了,我好累。”
    江海玉回头安慰他道:“哥,再坚持一会,很快就到山上,一会我给你好吃的。”朝山下一看,脸上露出怒气,叫道:“建宝。
    闫建宝跑过来道:“姐姐。”
    江海玉道:“建宝,带哥哥上山去。”
    闫建宝拉着江海峰道:“哥哥我们走。”
    众人抬着棺椁继续向前。
    江海玉恨咬牙切齿,纵身飞走道山脚下,抽出“青凤剑”向陈玉刺去。
    陈玉见剑尖快到自己近前,二指禅夹住剑尖道:“你就这么恨我?”
    江海玉不容分说,抽出匕首刺去,陈玉左夺右闪道:“你没有亲眼看到,就这么相信是我做的。”
    江海玉厉声道:“你什么事做不出来,你把儿子还给我。”
    陈玉听她要跟自己挣儿子,冷声道:“难道你要我儿子,叫姓张的爹?”
    江海峰玉一怔。
    陈玉冷声道:“你不守妇道,水性杨花,跟别的男人厮混,我陈玉在也不会原谅你。”
    江海玉见他把自己说的这么下作,既然这样,就让他彻底和自己断了,“是,我和张朔飞确实有奸情,怎么样?我就是要嫁给他,我跟他在一起我才知道什么快乐。”
    陈玉运内力要把江海玉吸过来,张朔飞抽出“白龙剑”挥剑划出,剑气击向陈玉。
    陈玉未加防备,被剑气所伤,喷出一口鲜血,倒退几步。
    忽然远处飞来一人,挽住陈玉的手臂道:“掌门。”
    江海玉怒道:“沈美青,我要杀了你。”冲上前。
    陈玉一掌击到江海玉胸口,张朔飞纵身接住她,江海玉喷出一口鲜血。
    陈玉冷声道:“从此你我各不相欠。”
    江海玉道:“我会把儿子夺过来的。”
    陈玉冷声道:“这辈子你都别想见到儿子一面,我真恨不得把你们江家人全部杀光。”
    沈美青一笑道:“江海峰现在变成傻子,江家就剩一个江海玉,她也没多大本事,江家已经一败涂地。”
    江海玉推开张朔飞,挥剑刺向沈美青,恨沈美青那样说哥哥,还未道近前,陈玉又一掌击出,江海玉在此被震出去。
    沈美青嘴巴一歪,露出得意的笑容。
    江海玉投出“青凤剑”刺向陈玉。
    陈玉挥手接住,冷声道:“你不配总有此剑。”
    江海玉把匕首一并还给他,厉声道:“你的东西也不配在我跟我。”
    陈玉用“青凤剑”拔来,全部抛出,厉声道:“你用过的东西,我嫌脏。”
    沈美青揽腰抱住陈玉纵身飞走。
    张朔飞扶住江海玉道:“玉儿。”
    江海玉道:“我没事。”
    张朔飞扶着她向山上走去。
    众人把棺椁在外院中,等候江海玉,见江海玉身上,嘴角都有血迹,不知和谁刚刚打斗过。
    江海峰跑到江海玉面前道:“妹妹,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
    江海玉一笑道:“我没事。”对众人拱手道:“劳烦诸位了,我在这里给大家扣头了。”说完跪倒在地。
    江海峰见江海玉跪下,也跟着跪下,周历杰,段志鹏是江海玉的下人,自然也跟着跪下。
    柳程急忙把江海玉扶起道“江姑娘无需多礼,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钱万里也上前道:“江姑娘你要节哀顺变,我们永远站在你身边,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们永远支持你。”
    郑成华道:“谁要敢欺负你,我一定拼命相互。”
    孙兆国走到江海玉面前拍拍她肩膀道:“江姑娘,以后我们就是你大哥,一定护你周全。”
    江海玉被他们说的一番话,身受感动,掉下眼泪道:“谢谢各位哥哥。”
    江海峰有些吃醋道:“你们都是你大哥,我是不是也是哥哥。”
    江海玉抱住他依偎在他怀里道:“你是我永远的大哥,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江海峰笑道:“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东西。”
    闫建宝走过来道:“我这里有好吃的,我们一起吃。”
    江海峰欢蹦乱跳跟着闫建宝去了。
    张朔飞问道:“把江前辈葬在哪里?”
    江海玉道:“请跟我来。”
    众人抬着棺椁给江海玉来到后山,江海玉按动机关,石门开动,把棺盖打开,把江南山抬出来。
    江海玉背起江南山道:“我这就把你和娘葬在一起。”
    张朔飞见江海玉根本背不动,扶住江南山背在自己身上道:“我来。”
    江海玉带着张朔飞来到古墓里道:“朔飞,这里到处是机关,你跟着我走。”
    张朔飞跟着江海玉走八步,过八卦,飞跃走廊,来到古墓中间。
    江海玉推开石棺盖,张朔飞抱起江南山把他放进棺材里。
    江海玉抚摸着江南山的脸,哭泣道:“爹,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把大哥照顾好,把天一夺过来。”
    张朔飞扶住江海玉,用内力把棺盖盖上。
    江海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生大哭。
    张朔飞紧紧把她抱在怀里道:“玉儿,有我在,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外面人听到里面江海玉哭的撕心裂肺,无不落泪。
    江海峰和闫建宝坐在旁边吃东西。
    闫建宝道:“不准跟我抢。”
    江海峰把嘴一嘟道:“你不给我吃,我就告诉玉儿,让她给我买,我也不让你吃。”
    肖龙见昔日的江海峰何其威风,如今变成这样,犹如三岁儿童。
    张朔飞怕江海玉哭坏了,扶住她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江前辈和江夫人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扶着她离开古墓。
    张朔飞把古墓机关关闭。
    众人在山休息一日。
    周历杰告诉江海玉,江南山一死魔天教旗倒兵散,想要重新聚集起来博费一番功夫。
    江海玉道:“由他们去吧,从此江湖再无魔天教。”从怀中掏出两张银票,一张一万两递给二人道:“这些你们拿着,回家做些生意,不要在过问江湖之事了。”周历杰,段志鹏跪在江海玉面前。
    周历杰道:“我们兄弟说好了,誓死效忠小姐,小姐如果赶我们走,我们立刻死在你面前。”
    段志鹏道:“我们愿意一辈子跟随小姐,照顾少教主。”
    江海玉没想到还有交下过命的朋友,见他们处于志成,硬咽道:“好吧,我就把你们留在我身边,不过这些钱你们拿着,做你们生活费用。”
    周历杰道:“小姐,我们不缺钱,就算我们饿着,也绝不会让小姐和少教主饿着。”
    江海玉掉下眼泪。
    张朔飞走进来,看桌上放着银两,三人眼中都有泪水,没有言语。
    江海玉急忙把眼泪擦去。
    周历杰,段志鹏退了出去。
    张朔飞道:“玉儿,跟我回张家堡吧。”
    江海玉站起来道:“多谢你的好意,我打算不走了,这里才是我的家,我就在这里定居下来了。”
    张朔飞一怔,上前拉住她的手道:“你留在会很危险的,现在陆天,叶航都想抓到你,逼出“火龙珠”下落,你留在这里等于自投罗网。”
    江海玉道:“我就是要等他们来抓我,让他们一起对付陈玉。”
    张朔飞道:“你太天真了,他们会帮助你吗?”
    江海玉道:“我自有办法。”
    张朔飞一把抱住她道:“玉儿,跟我回去吧,我来保护你,凭我的势力对付陈玉,一定能给你报仇。”
    江海玉道:“谢谢你的好意,我想靠我自己去报仇,我还要照顾大哥,还要夺回我的儿子,我给不了你爱。”
    张朔飞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求你留在我身边就可以。”
    江海玉趁机抽出张朔飞手中“白龙剑”夹在脖颈里道:“你别逼我了,我不会跟你回去。”
    张朔飞一惊,忙道:“玉儿,你别冲动。”
    江海玉哭泣道:“你们都放过我吧,我只想过太平日子。”
    张朔飞苦劝无果,说道:“好吧,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说完离开房间。
    张朔飞想给江海玉冷静思考的时间,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带着人马离开。
    江海玉在麒麟山,练习武功,照顾哥哥,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偷懒睡懒觉的姑娘,学会做饭劈柴。
    周历杰帮着江海玉打理家务,段志鹏负责买办,日子过得倒也倒也开心。
    江海峰就像三岁孩子,整天在院中玩泥巴,请过很多大夫,都是一样结果,江海峰脑部受到撞击,很难记起以前事情,只能等时间长了,一点一点恢复记忆。
    江海玉出门几日回来,见江海峰正在追一只蝴蝶,走过去帮他捉住,送给他。
    江海峰接过蝴蝶道:“真漂亮,我要把她送给青儿。”
    江海玉苦笑了一下,见他始终忘不掉沈美青,沈美青何曾想过你一下,现在她在乾天门不知有多开心。
    周历杰叫道:“小姐,吃饭了。”
    段志鹏走过来拉着江海峰道:“少爷,我带你去洗手。”
    江海玉来到客厅,见桌上还有肉,笑道:“周大哥,你打的兔子肉啊。”
    周历杰道:“闲着无事,我就在山上打野兽。”
    江海玉道:“跟着我,真是埋没人才。”
    周历杰忙道:“小姐,是不是又嫌弃我们了?”
    江海玉道:“没有,我已经把你们当成家人,你们真要离开我,我还不适应呢。”
    周历杰道:“我们会陪在小姐身边一辈子,像我们这种亡命徒,有小姐肯收留我们,给我们一个家,我们不知有多开心。”
    江海玉一笑,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有一千两的,五千两的,一万两,递给周历杰道:“这是我们的生活费。”
    段志鹏去集市上买办,听说最近出现一个江洋大盗,专砸为富不仁的大户人家,有时小姐一出门几天才回来,想必就是她做的。
    现在江海玉突然拿出这么多银子,断定就是她,也不便明说,现在江海玉武功突飞猛进,出去进来自己根本发现不了。
    周历杰也打劫过几次,得来的钱足够他们吃穿几年,现在江海玉带回来这么多,四个人就是敞开着花,这辈子也花不完。
    四人团团围坐,其乐融融,享受着快乐的生活。
    段志鹏道:“今天我去集镇上买东西,你们谁有要买的东西?”
    江海玉道:“我陪你一起去。”
    江海峰忙道:“我也要去。”
    江海玉见自己好久没陪他出去玩了,一笑道:“好啊,我们一起去。”
    吃完饭几人一起到镇上溜达,这里到是繁华,段志鹏把置办的东西买好,先寄存在一处。
    陪着江海玉在街上溜达,周历杰,段志鹏看到胭脂水粉,首饰,想买给江海玉,又怕她拒绝,偷偷买起来,放在身上。
    江海峰像个小孩子,见什么好吃的都要,江海玉有钱不在乎,都满足他,江海峰的手里都拿不下了,笑道:“妹妹,你吃。”
    江海玉张嘴去咬。
    江海峰把手里的烤羊腿收回道:“不给你吃。”
    江海玉一笑道:“你真小气。”
    江海峰道:“我想吃饭。”
    江海玉道:“你想吃什么?”
    江海峰道:“什么都想吃。”
    江海玉拉着他的手道:“好,我们什么都吃。”
    段志鹏道:“这个镇上有家有名“味聚鲜”那里的菜不错,我们也去尝尝。”
    江海玉道:“好啊。”大家一块来到“味聚鲜”。
    里面干净整洁,里面高朋满座,这个时候正是中午饭点,里面的客人高谈阔论。
    伙计把四人迎到一个靠窗的角落,先把茶水沏上,问道:“几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段志鹏道:“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全部上了,不怕花钱,再给我们上一坛好酒。”
    伙计应声下去准备。
    不大一会功夫,酒菜摆好,十几个菜把桌子摆的满满的。
    几人边吃边聊,江海峰把鸡腿吃完,把骨头向后一扔,正好砸在一个客人头上。
    那人可不干了,喝道:“谁啊,这是谁这么缺德?”
    江海玉站起来道:“对不起,我给你们道歉。”
    那个桌上一共四人,全是男的,穿着打扮像是江湖之人。
    刚才说话的那人,看到江海玉都傻了,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美女,笑道:“是你投的,不碍事,陪我喝一杯这事就算过去了。”
    周历杰一听,敢对小姐说这种话,站起来道:“我说这头畜,怎么听不懂你说话。”
    那人气道:“你敢骂人。”
    段志鹏道:“骂你,老子还要打你。”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一拳打在那人下巴上,打掉四颗槽牙。
    他们同伙可不干了,站起来要冲过来。
    周历杰一脚踢到那人肚子上,把那人踢出酒楼,摔倒在街上。
    江海玉一怔,见二人也太狠了,出招凌厉,不由地一笑。
    其他三人大惊失色,其中一人掀开衣领一角想用门派把几人吓倒,冷声道:“你们看清,我是什么人。”
    江海玉见他们衣领上绣着一朵荷花,原来是乾天门的人,不看还能放了他们,看了不由大怒,喝道:“给他们一点厉害。”
    周历杰,段志鹏接到命令,几招把那三人打倒在地,没有要他们性命,这是白天,杀人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吓得三人站起来跑出酒楼,架着街上那人道:“你们等着。”
    客栈里也有好人,眼尖的人看到那人掀开衣领的花,说道:“你们赶紧走吧,乾天门可不是好惹的。”
    江海玉拱手道:“多谢。”知道他们去搬兵去了,带着江海峰,怕打架时在伤到他,说道:“我们走吧。”
    周历杰道:“是。”
    段志鹏掏出五十两银子放在桌上,作为酒店的补偿。
    四人起身出了客栈,要回麒麟山,刚刚出了镇,听到后面有人喊道:“就是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江海玉就是一惊。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