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乱世江湖奇情录 > 正文 二百三十章 真假毒药
    ---无广告小说---
    “我跟在你们后面干吗?你们是小船,我的是大船”,魏丹邱说道。叶无心道:“你蒙面出来和我们相斗,又故意用剪子尾的招数,你就想造成一个偶然相逢的效果,开始让我们认不出,后来在故意露出破绽”。
    魏丹邱道:“你说的这些只是令我越来越糊涂,但等我领你们攻进钟家堡就知道我没有说假话”。叶无心道:“那我就等着看看,我睡了,我也不看着你,你想跑就跑”。魏丹邱说道:“我不会跑,我也没有地方跑”。
    叶无心说罢,倒头便睡。睡了有三个时辰,被魏丹邱喊醒,起身一看只见公冶兄弟带着五六个挑夫,挑着担子走了过来。公冶帛到了船边,大声吆喝着,让船夫放下踏板,那些脚夫们把担子挑到船舱里。脚夫们向公冶帛讨要工钱,公冶书迅疾点出,那些脚夫们惨叫一声,跌倒在地。叶无心道:“二叔,你为什么要点死他们”。公冶书道:“小子,行走江湖,你怎么越来越不长进,杀了他们,自然是为了灭口”。
    公冶帛给曹嫣解开穴道,曹嫣对他们怒目而视。公冶帛道:“小丫头不要生气,我们是一码归一码,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保证没有下一次。”
    曹嫣揉揉发酸的胳膊,说道:“你干嘛不点了无心哥哥”。公冶帛道:“无心会自己冲开穴道,点了你,他就没有办法逃走了”。叶无心道:“你们多虑了,我也想去攻下钟家堡”。
    船老大过来问道:“你们有钱了吗,船上没有米了”,公冶书道:“有钱了,我们已经买了米过来”,船老大点点头,公冶帛道:“你别想借着买米的机会逃走”,船老大连声说:“不敢,不敢”。
    叶无心道:“伯伯,二叔,你们还有认识其他的朋友没有,我们的人手就怕不够”。公冶帛摇摇头,说道:“没有”,公冶书道:“钟家堡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能再让别人知道,若不然,就算我们得到财宝,那也保不住”。
    曹嫣道:“你们要财宝有什么用?”公冶书道:“我们要财宝无用,但是方腊要了有用,我们把这些财宝给我们那个丫头做嫁妆,方腊若是高兴了,会对我们姑娘更好些”。
    曹嫣又问道:“你们抢了多少银子?”公冶书道:“我们找了一个当铺,据说是蔡京老贼的买卖,我们可不管他们的后台是谁,抢了一大包银子,去买了火油”。接着公冶书转头问道:“魏丹邱,你能带着我们找到钟家堡。”魏丹邱道:“那是自然”,公冶书道:“那就好,一片苦心没有白费”。
    公冶帛让船夫们开船,顺着来路原路返回。那些船夫们知道这一趟下来凶多吉少,都不敢言语。公冶帛命船夫们加速行船,叶无心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怕钟家堡有所察觉。大船在运河里走了半个月到了樊良湖,魏丹邱道:“从前面上岸就可以到钟家堡了”。公冶帛命船夫们靠岸,公冶书道:“要辛苦你们了,我们每人一副担子”。公冶书说罢,让叶无心,魏丹邱和曹嫣每人挑起一副担子,船夫们早已放下踏板,三人挑着担子上了岸,公冶帛大叫道:“你们先走,到前面等着我们”。
    曹嫣道:“伯伯,二叔,你们手下留情”。公冶帛道:“我们明白”,魏丹邱领着他们前行,走出不过里许,回头一看,只见樊良湖里浓烟滚滚,叶无心道:“公冶弟兄还是下了毒手,杀了船夫,烧了大船”。
    魏丹邱道:“叶无心,公冶弟兄如此狠毒,倘若我们攻下钟家堡,他们会放我走吗?”叶无心道:“会的,除非你的武功比他们高”
    魏丹邱惊道:“我的武功比他们低的多,难道他们会杀人灭口”。曹嫣道:“你觉得他们不会杀人灭口吗?”
    听了曹嫣的话,魏丹邱脸上变色,自言自语道:“我还是想错了,倘若我不带你们来钟家堡,皮肉吃些苦头,说不定还能活命,但是,带你们到钟家堡来了,那就会必死无疑”。
    叶无心道:“这些你不是现在想到的,你早就想到了”。魏丹邱还要再接话,只见公冶兄弟挑着担子,快速跑了过来。
    公冶帛到了他们跟前,对曹嫣说道:“丫头,我这副担子轻,我们换一换”。曹嫣冷冷的说道:“你用火油烧了大船”。公冶帛道:“那些船夫知道了钟家堡的秘密,我们不杀他们,钟家堡的人也会杀他们”。
    接着公冶帛又问道:“魏丹邱,这里到钟家堡还有多远?”魏丹邱道:“最少还有三十里”。叶无心道:“那两个土岗不是在樊良湖边吗,怎么还有这么远?”魏丹邱道:“咱们下船早了一些,我记错地方了”。
    公冶帛道:“那也不要紧,三十里路,也就多走一个时辰”。魏丹邱道:“你们在这里烧大船,离钟家堡远一些,不会引起他们怀疑”。公冶帛道:“你想的比我们多,看来你早就想到我们会杀人灭口”。魏丹邱道:“这个不用想,你们又不是第一次杀人”。
    五个人挑担走了一个多时辰,叶无心看到前面是一个土岗。魏丹邱道:“翻过前面这个土岗,就是钟家堡了”。曹嫣道:“这里我们来过”。魏丹邱道:“这个土岗上的道路是钟家堡故意设置的陷阱,从这里到了钟家堡的女贞树林,生人就转不出去了,财物自然被洗劫一空,人就做了树林的肥料”。
    曹嫣道:“钟家堡真是恶毒,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叶无心道:“铲除钟家堡就对了,无论它有多少秘密,它都不能再存在”。公冶帛道:“无论我们有什么目的,我们都是在除害”。
    五人翻过土岗,到了那条大路上,魏丹邱道:“顺着这条大路走,前面就是陷阱,只要上了大路,就转不出来了”。叶无心道:“这回我们不同了,我们有火油,只要点着了女贞树林,就没有陷阱了”。
    五人继续前行,到了那个陡坡。魏丹邱道:“我们在这里放火就可以”,众人听了魏丹邱的话,放下担子。公冶帛道:“我们可以放火了”魏丹邱点点头。
    叶无心道:“公冶伯伯,就怕这些火油点不着火”公冶帛道:“刚才我们烧船的时候,那火油挺不错的”。叶无心道:“公冶伯伯,只有你挑的那一担是火油,我们和二叔挑的都不是”。公冶帛道:“你怎么知道?”我看到魏丹邱挪过火油担子。
    魏丹邱怒道:“我又不是故意而为之”,叶无心道:“你就是故意的,你算准了公冶伯伯会烧船,故意把那担真火油放在最后”。
    魏丹邱道:“假如公冶二叔挑的那担是假的,他用他那担烧船,岂不是早就露馅了”。叶无心道:“你早就算准了,既然公冶伯伯是厨神他就会喜欢放火,自然会挑最后一担”。
    魏丹邱道:“你说的不错,这几担火油确实是假的”,公冶书扔了担子,上前一步道:“魏丹邱,你怎么知道这火油是假的”,魏丹邱道:“你挑单子的那几个人我认识”。公冶帛道:“你是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只听有人哈哈大笑道:“不错,正是我要他把你们带到这里来”。
    随着话音落地,只见钟老大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公冶帛怒道:“魏丹邱,你是充当诱饵,把我们骗过来”。钟老大道:“你不要怨他,是我让他把你们骗过来的,不过他也得死”。
    魏丹邱惊恐的说道:“大哥,你说只要我把他们骗过来,就会饶了我吗”钟老大道:“不是我不饶你,是有人想让你死”。魏丹邱问道:“是谁,是谁想让我死”。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答道:“是我,是我想让你死”。叶无心知道,说话的是钟绾凝,果然钟绾凝走出树林,魏丹邱道“表妹,为啥你想让我死?”钟绾凝道:“不为别的,因为我是堡主,谁想祸害钟家堡,谁就得死”。
    接着钟绾凝又说道:“对不起了,无心哥哥,我把你带到钟家堡,没有想到会要了你的性命”。叶无心道:“这也没有什么,你是堡主,那钟老太太去哪里了”。
    钟绾凝道:“她哪里都没有去,在堡里等着你们”。叶无心道:“你还让我们进钟家堡吗”,钟绾凝道:“那是自然”。公冶帛说道:“我们也不去你们的钟家堡,也不祸害钟家堡,你让我们走,可以吗?”
    钟绾凝道:“那当然不可以,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公冶书道:“我们不去钟家堡,那又如何?”钟绾凝道:“不去钟家堡,只有死路一条”。公冶帛道:“我们去了钟家堡,也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就不去了”。
    钟老大说道:“你们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公冶帛道:“难道你想要开打吗?”钟绾凝道:“不用打,我只要对着你们吹两口气,你们就不能打了”,公冶书惊道:“你给我们下了双气散?”钟绾凝笑道:“你果然有见识,竟然知道双气散,不过药不是我下的,是魏丹邱下的”。
    公冶书道:“我不信,我们会中了毒”,钟绾凝道:“你不信也没有办法,中了双气散之后,我不用真气唤醒毒性,一辈子也对你身体无碍,倘若我用真气唤醒了毒性,再也没有解药可用”,公冶帛道:“这样我们岂不是要一辈子听命与你”,钟绾凝道:“你说的差不多。”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