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肝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初遇
    ---无广告小说---
    被人当场发现,赵清婉面色微晒,但还是从容绕过假山走了出来。
    宁其湛神色淡淡地看过去,在人弯身穿过垂下来的花枝抬起头时,他眸光一顿。
    少女一身芙蓉色红缂金丝云锦缎扣身袄儿,外罩胭脂红披风,衬得肌肤白皙素净,而唇瓣红若樱桃,与枝头白雪堆簇相辉映。
    她眼眸看过来时,好比秋水横波,令人心间微漾。
    只是,不知是否他错觉,少女眸光中掺着些许的不喜。
    宁其湛微微扬眉,抬手让听白收起剑,朝来人浅笑开口:“姑娘是?”
    赵清婉原以为这样编排表妹的人,应该是长了一张相当抱歉的脸,不想这人外貌竟十分俊美。
    锦衣华服,神容清贵,天生笑唇般,唇角微微弯着,但清浅的笑意却给人种遥远雪山上的清冷距离感。
    冷淡又不失温润如玉,疏离间又带着温文有礼。
    这样极端的感觉却在他身上很好地融合在一起,给人难以言喻地独特感。
    她敛神回望他,淡笑道:“在问别人之前,不是应当先自报家门吗?”
    新祥喝道:“大胆,我家主子的身份可是你这来历不明的人能知道的吗?”
    夏至不甘示弱道:“那真抱歉,我家小姐的身份,也不是你们能知道的。”
    新祥纳罕,这小丫头还挺牙尖嘴利的。
    他欲亮出主子身份吓一吓她们,却被主子给制止了。
    宁其湛看向赵清婉,笑笑道:“下属无状,姑娘莫怪,在下代他给姑娘赔礼。”
    赵清婉往旁走了一步,避开了他的拱手。
    “公子身份尊贵,这一礼小女受不起,不过这也不奇怪,有其主必有其仆,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怼人,他也是有样学样罢了。”
    宁其湛听出了她话中有话,不知哪里得罪了她,眸光一转,挑眉问道:“姑娘有话还请明说。”
    赵清婉嘴角笑意收起,眸子定定看着他,启唇道:“我家黎儿,天真可爱,怎么到了公子这里,就成心思不正了?”
    听这话,这姑娘应该是唐家的亲戚朋友,而且与唐黎交情不错。
    宁其湛相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于是他对面前少女的好感顿时直下三千尺,脸上笑意淡了几分。
    “唐九往日所言所行,就足以证明她的为人,姑娘难道还要睁眼说瞎话为她辩解吗?”
    赵清婉皱起眉:“黎儿到底哪里得罪公子,让公子这么不惜余力抹黑她?而且君子不在人后诋毁人,我看,公子里君子二字还差得有些远。”
    “你!”
    这还是宁其湛第一次被人这般不留情面地嘲讽。
    往日那些大臣官员世家子弟,哪一个敢如此与他说话?
    只是,虽说唐九令他不喜,但他不可能将唐九如何纠缠他说与她听。
    不说,唐九是好友的妹妹,这也事关一个姑娘家的名节。
    故而,他面对赵清婉,也只能将这个哑巴亏吃下。
    宁其湛甩袖冷声道:“在下不与你一般计较。”
    赵清婉旋身冷淡道:“彼此彼此。”
    两人不欢而散。
    待唐黎得知此事赶来,为时已晚。
    她扶额,这天道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天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开心。】。
    【快拿票票留言去砸天道!凌晨公布小剧场第一的名单哦!】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