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山中田园记 > 正文 240不欢而散
    ---无广告小说---
    孙夫人被一通提醒,却使得火气愈发浓厚。
    “好歹我也是前些年就看着景之,如今他长成这么俊朗大小伙,还不能让我多说说几句?
    这还没成了有媳妇儿,就不要我这长辈了?”
    清洛眉梢一抬,坐着也有一股气势蔓延出。
    “孙夫人这话严重了,您因为年纪长顾大哥些许就是长辈,但不代表你做了错事,说了错话,他还要忍受着。
    毕竟你这既没有教育也没有养育之恩,没必要委屈了自己。”
    孙夫人被气的一梗。
    这时孙荷香将面前的碗一推,冷冷的看向清洛。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说我娘不是,你知道我家是谁吗?”
    清洛挑眉,慢条斯理道:“你与夫人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
    不过你的父亲,孙捕快,我自然是知晓些许。”
    孙荷香得意一声,快意道:“是了,你也的确是知道。
    毕竟刚来这白云镇,可是由着我爹亲自将你押送回大槐村送到那乡下的!
    怎么样?不敢忘吧?”
    清洛避重就轻道:“亲自这词,却是严重了,毕竟那是主簿大人命令你爹押送的。
    那是你爹的本职,怎么能说亲自。
    这拘捕逮捕犯人、押送他们是捕快本应做的。
    捕快算不得正经的官身,但是比起平民百姓,身份自然是得高出些许。”
    清洛心中暗道:这大俞朝前世没有记载过,捕快其实在许多时候都是很低贱的一种身份。
    孙荷香被清洛说的有些迷惑。
    是主簿命令,是他爹是本职,似乎贬低他爹。
    但一边又说比平民百姓身份高出,似乎又在赞扬他。
    一时间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清洛看着五官面容颇为娇俏的少女,就是她那眉眼间透着骄纵,看人也是透着高高在上。
    清洛不禁心里好笑,这莫是对自己身份有什么误差?
    就算这儿大俞朝捕快不是多低贱,但再高贵能高贵到哪去?
    就算是在白云镇也多的是人可以看不上他,至于财力也就是那些,拿的死银钱。
    清洛看了一眼孙夫人和孙荷香的衣着打扮,尤其是孙夫人发髻颇为精巧繁琐,还带着鎏金金簪子,颇为华贵。
    那么看来这应当由着孙才一人的那银钱是不够,她们这么一身光亮,极有可能是孙万龙、
    那也搞笑了,儿子需要求到顾大哥,两人这还对他正正经经的未婚妻这么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可真是拎不清。
    猪队友啊。
    清洛再看看口口声声维护她的陈苗苗,少女眉清目秀,尤其是一口嗓子,更给她添上几分。
    那点心思,上回见面她就看明白了。
    这会儿对方看自己眉眼间显露出的释然,嗯,倒是看得明白的放弃了。
    眼见自己女儿一通都想明白,陈老太欣慰的笑了笑,也就同样出来打圆场。
    不过清洛的不配合,孙夫人的高高在上端着,看谁都透着一副嫌弃的打量。
    陈荷香更是骄纵,只冷笑。
    这般注定了这场宴会不欢而散。
    顾景之注意着这边,更察觉到那边的气氛不对劲。
    当即推开了陈彪和孙万龙碰来的酒碗,直接就起身,绕过了屏风走了进来。
    “这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气氛陷入了凝滞,陈老太太端起慈祥的脸对顾景之问道。
    顾景之冷冷的看了一眼孙夫人和孙荷香,直将二人看的寒毛竖起,不敢有任何动作。
    “都不痛快,别吃了。”顾景之一点都不忌讳的说道。
    孙夫人感觉到自家丈夫和儿子投来的不赞同眼神,面色胀红起来。
    她忍耐住怒火,压抑住心里的屈辱,勉强出来说几句缓和的话。
    但孙荷香却不能忍,刷的站起身,怒气冲冲道:“顾大哥你这什么未婚妻?
    说话不饶人,一点都不尊重长辈,她还说我娘的不是!
    我娘说的话没有道理吗?她可是之前流放到这苏家的人,这白云镇的人谁不知道?
    你还娶她不怕被人笑话了去,到时候也说你家里不干净。
    我娘好生好生气的劝她,她凭什么敢说不是!”
    顾景之眼神骤然冰冷下,孙家母女俩都有顾忌,压低了声音。
    如果是寻常,他隔着一扇屏风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但抵不住他一左一右的孙万龙和陈彪那不停歇的大嗓门不断的大喊大叫着。
    这会才知道自己就在一扇屏风后,同吃饭的人还敢说清洛的不是!
    顾景之手攥成了拳头,似乎随时都要对孙荷香动手的模样。
    孙荷香在怒火中什么都顾及不了,那还要管得了自家哥要求人的事。
    但她质问的话在对上顾景之那森冷的眼神,也吓在了原地,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
    又没有坐稳,栽到了地下。
    看自己摔了个屁股蹲,在场的人都看着自己,孙荷香神色一阵白一阵红,最后双手盖住脸,哇的一声哭出来。
    清洛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自己对上的人就是这么天真单蠢。
    于是拉住顾景之让他别再上前。
    她是怕外放出煞气的顾景之真把人姑娘吓尿,对方也别做人了。
    瞧瞧,她多善良大方呀。
    而另一个情敌自发的就自己想开了,还开始在帮助她。
    一时间也觉得这顿饭真没什么意思。
    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的竹篮,清洛微耸了肩,那里面的礼物倒也没必要拿出来。
    出发前虽然顾景之说没必要准备礼物,但好歹还得稍微准备一下。
    所以就将自己做的胭脂都取了几瓶出来,想着如果可行拿出来就当交个朋友。
    不可行,就直接不用拿出来也没事,现在看来也是不用多破费了。
    不过这陈苗苗,还是给一瓶,就当感谢对方出言相助,虽然并不需要。
    “既然闹得不愉快,这顿饭也没必要再吃了。”
    顾景之说着倒也没有将话说死,而是看了一眼清洛。
    再看到清洛无声的眨了眨眼,没有露出不赞同之色。
    他当即不待陈彪和孙万龙要说什么,就拉起清洛。
    二人走到门边,对上了陈彪和孙万龙着急的神色,听到清洛的小声之语,顾景之脱口而出的话一转。
    “从边江城护送人家到江北城,你们也没有完全定下,过几日将详细需要告诉我,我会再上白云镇,今日这饭局就罢了。”
    听了这半句准话,陈彪和孙万龙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也正是为了这事,那人家可是在边江城都算得上一号人物。
    对方自然是在边江城就已经有了护卫组织好,但问题是不放心,那是举家搬迁。
    他们这白云镇自然是抵不过那大城池,但是因为有顾景之,之前的几次从白云镇到江北城,也打出点名号。
    ……
    ---无广告小说---